情人節當天,電影《北京愛情故事》的單日票房突破億元,刷新了2D國產電影的多項票房紀錄。對此, 首次執導電影的陳思誠卻不是那麼滿足,他在多個場合表示自己並非只關心票房。日前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陳思誠又強調:“別人都在通過電影評判一位新導演的功力,而我卻在用電影看世界。”
  遺憾的是,並非所有觀眾都能完全體會陳思誠想表達的那個“我”,以及從“我”眼裡看到的那個世界和那段愛情。不過,這並不妨礙陳思誠繼續解讀那個“我”,在他看來,要感動的不僅是自己,還有銀幕前的觀眾:“其實電影就是一面鏡子,我們看到的不是別人,是自己。”
  ●“《北愛》不是純粹的商業愛情片”
  羊城晚報:得知《北京愛情故事》首日票房破億,你驚訝嗎?
  陳思誠:坦白地講,我對票房的期待並沒有那麼迫切, 當然首先我的目標是不賠本,並且讓投資人可以掙到錢。首日票房破億,的確有些驚訝,但仔細想想,那天是情人節,好多情侶都會去電影院。
  比起票房, 觀眾對這部電影的評價才是我最珍視的聲音。
  羊城晚報: 你覺得高票房會掩蓋一部電影的真實成色?
  陳思誠:也不能這樣說。我昨天在微博上寫了一句話:“電影是面鏡子, 看到的不是別人,是每個人自己! ”這是李安導演說過的一句話, 我非常欣賞。就像《北京愛情故事》, 有人喜歡, 有人不喜歡;有人看懂了,有人沒看懂。不管怎麼樣, 你最後選擇相信的故事都與你自己的經歷有關。所以,相對於情人節當天的票房成績, 我更看重的是之後的票房走向,這也許更能說明觀眾是真的喜歡,抑或只是在節日去湊個熱鬧。
  羊城晚報: 你期待這部電影在市場上是一個什麼樣的表現?
  陳思誠:《北京愛情故事》不是一部純粹的商業愛情片, 我希望能做到雅俗共賞,所以不管是敘事還是在主題表達上,這部電影都不是主流的愛情片。我想做不一樣的事情,這樣才刺激! 所以我很想看看觀眾和市場對這樣一部愛情電影的接受程度到底怎樣,這直接影響著我下一部電影的製作。還好,從我與觀眾的面對面交流中瞭解到,他們大多數人還是能接受的。在廣州,甚至有老年夫妻也去電影院看了, 這說明我們成功了。 編輯: 彭小紅
   1  
  陳思誠的言行總是透出“自戀”
  ●“我的處女作視角站得比較高”
  羊城晚報:在《北京愛情故事》里,你有一些什麼樣的自我表達?
  陳思誠:其實表達的核心內容就是“愛”,是不同的人理解的不同的“愛”。
  但我在表達形式上進行了創新,比如敘事的結構。我認為情感在不同的時空下具有共同性,所以我在寫劇本時沒有按照觀眾熟悉的單線敘事來寫,而是用到了幾對情侶在不同時空之間的切換。這種啟發我是從好萊塢導演克裡斯托弗·諾蘭那裡獲得的, 比如他的《盜夢空間》、《記憶碎片》都是屬於這種非常規敘事的電影。然後我也想到一些愛情片,比如《愛情麻辣燙》、《真愛至上》,這些成功的愛情片也是用多個小故事疊加而成。那麼,我就乾脆把這兩者結合起來做一個愛情片。
  羊城晚報: 現在有人認為這就是5個小故事,也有人理解成是5 個故事組成人的一生,你自己的設定呢?
  陳思誠:這是愛情在人的一生中不同時期的寫照。我和佟麗婭演的是激情期, 這個時候的愛情是奮不顧身的,只要遇到了對的人,就算我們一無所有也會走到一起;王學兵和餘男這對是講述婚姻的十年之癢, 他們都選擇了出軌;梁家輝和劉嘉玲則是婚姻走到20 年的樣子, 這個時候他們都有些力不從心了;然後是一對高中生的愛情,他們很純潔;最後的夕陽戀,則讓我們看到了愛情在生命消逝之前的偉大力量……但有觀眾質疑幾個故事在時間和空間上銜接得不准確,其實我是故意讓時空錯亂,告訴大家這是寓言性的敘事。
  羊 城晚報:愛情片拍得簡單易懂不是更好嗎,何必這麼費力?
  陳思誠:我不覺得這是一件費力的事情。當然,把這部電影里的5 個故事拆分出來, 我都能拍出一部完整的電影,甚至還能拍成電視劇。但我不能這麼去拍我的第一部電影。就跟跳水一樣, 一上來先給自己來個高難度的動作, 以後你再去做其他的動作就會順利很多, 並且在這個過程中還能積累很多經驗。之前我看過很多很多電影,當我構思自己的第一部電影時, 我實際上是站在比較高的視角上了。比如我在電影里用到的背景音樂,可能很多觀眾都沒聽出來是維瓦爾第的小提琴協奏曲《四季》, 在不同的女主角出場時,分別配以春、夏、秋、冬四種旋律,聯繫起來就是一個女人在人生經歷的四季。可能這些心思沒有被太多人發現,但這並不妨礙我繼續這樣做,因為我在用電影看世界。 編輯: 彭小紅
  
  《北京愛情故事》劇照
  ●“自我認知過程讓我感覺快樂”
  羊城晚報:剛纔你說到的“刺激”,是否只有當了導演才能體會到?
  陳思誠:那必須是這樣。放在以前,我以一個演員的身份來與觀眾見面,可能更在意的是觀眾對我表演的評價;但導演的身份就不同了, 你要真正像經營一個品牌一樣去愛護你的電影。有些刺激感是在演員身上尋求不到的, 比如說創作的初始階段, 你甚至要為了投資去奔波,碰到很多挑戰。一開始,有投資方建議我把電影里少年和老年部分的愛情故事刪掉, 他們的理由是:“現在電影觀眾的平均年齡是21.5 歲, 你拍老年人的愛情不會有人看! ”我堅決不同意,那我就去找別的投資方。做導演,我會更珍惜自己的創作,因為沒有那麼被動。
  羊城晚報:但是做演員來錢快、沒那麼辛苦,旁人也許會更羡慕?
  陳思誠: 我也很羡慕———這麼簡單就能獲取快樂的人,我一直都很羡慕。但我恰恰不是這樣的人, 每個人的嗨點不一樣,那些東西完全構不成我的快樂。我做導演,比如寫《北京愛情故事》劇本的時候,就像掏出一面鏡子,看看反射出來的是什麼, 我能看到自己的內心———這個過程是我所享受的。我的一輩子無外乎就是一個對自我認知的過程, 大部分人都在往外走,但我就想認清我自己,這比去瞭解外界要複雜得多, 也會讓我感覺快樂得多。
  羊城晚報:所以當你有話語權,就迫不及待地要表達自我?
  陳思誠: 我必須要對得起這點話語權,這是藝術良知。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人最缺乏的就是責任感, 每個人都在用心良苦地經營自己的那一攤子事情, 想辦法為自己牟利。但我就是想通過自己的作品來告訴這個社會, 有些被大家忽視的東西其實更需要你們的溫暖。
  羊城晚報: 為什麼要自己扛上這個社會責任?
  陳思誠:我一直覺得,如果我生長在古代,我一定是個英雄。我也不知道自己這點鋒芒能保持多久, 但我很想看看憑藉這點鋒芒和對社會的敏感, 走到最後會是一個什麼樣子。我知道我沒辦法撬動一個群體, 我連中國電影都沒辦法改變,但我還是要堅持去做,用溫暖去感動旁人,而不只是感動我自己。
  羊城晚報: 但有人可能會把這種自我表達理解成一種自戀,你怎麼看?
  陳思誠: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會把自己的感受帶入作品里。拍電影和演電影,對我來說都是一種修行。我覺得必須自己愛自己,如果你連自己都不愛,怎麼讓別人愛你? 編輯: 彭小紅
  
  用自己的眼睛和鏡頭去看世界,是陳思誠的追求
  ●“老天待我不薄讓我遇見了她”
  羊城晚報: 你好像給很多事情都賦予了深刻的意義, 佟麗婭是不是那個最能理解你的同路人?
  陳思誠: (笑) 她不一定能像我想得那麼多,但她的確能理解我的想法,是我的避風港。不管我遇到成功或是失敗,丫丫(佟麗婭)始終陪伴在我身邊。我想這就是前世修來的姻緣吧,就像我在《北京愛情故事》里寫的那句臺詞:“我們生命中,總會出現這樣的一個瞬間,某時某地你會遇見某個人,Ta 帶著無與倫比的耀眼光彩,神一樣地降臨在你面前。”所以我覺得至少在姻緣方面, 老天待我不薄,讓我遇到了她。
  羊城晚報: 在電影里你幾次提到婚姻中的出軌話題, 你是否覺得出軌是婚姻里最無法調和的矛盾?
  陳思誠:電影里的出軌,完全是為了增加戲劇衝突。當然,背叛也的確是很多婚姻里最無法調和的矛盾。有人說只是動了心,而只有“動身”才可恥。
  我也經常問別人, 你能原諒你老公的身體出軌還是精神出軌? 其實這個問題沒有答案。
  羊城晚報: 你們倆會一直一起演戲嗎?
  陳 思誠:不會,互相太熟悉了,演起來也沒有那種距離感。其實《北愛》
  電影版只是我們第二次合作。之前有別的電視劇想找我倆出演, 都被我們拒絕了。
  羊城晚報: 有人說你們的愛情太高調,你覺得呢?
  陳思誠: 其實我們一直很註意保護自己的私生活, 但每次為了工作出來做宣傳,媒體又老是問到這些問題,我又不得不回答, 所以給大家造成了這樣的誤解。
  羊城晚報:這次電影票房大賣,你們倆對自己有什麼獎勵嗎?
  陳思誠:工作結束後打算去旅游,我們倆一直很愛旅游, 去過日本、美國,結婚又去了大溪地,還想繼續多走一些地方。可能會選巴黎,因為每次去法國都是為了工作,很匆忙。那年去戛納電影節,我甚至都沒來得及去巴黎,所以這次想和丫丫去巴黎好好玩一下,細心感受一下這座浪漫的城市。
  羊城晚報記者王正昱編輯: 彭小紅
  (原標題:《北愛》創紀錄 陳思誠:我要是在古代一定是個英雄!)
創作者介紹

名偵探柯南

gp25gpehi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